为和您分享更多内容,请在浏览文章前关注作者,感谢您的支持!

“我求求你了,把房子让给你弟吧!”

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全然不顾旁人的眼光,竟跪在女儿面前苦苦哀求着。



这一幕惊呆了现场的所有人,然而眼前的女儿却低垂着头,对老父亲的所作所为不为所动。

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让这位年迈的老人,做出了对女儿下跪求情的行为?

而这位女儿又为何如此冷漠,面对下跪的父亲却始终不肯松口呢?

这对父女的背后,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?

父母重男轻女

陈树森老人生活在湖南岳阳,他和妻子育有一儿一女。



陈树森的大女儿名叫陈丽,小儿子名叫陈明,姐弟俩自幼关系还算不错。

但是弟弟陈明3岁时却不幸患上了小儿麻痹症,父母对弟弟的偏爱和疼惜便越来越明显。

陈树森深深地自责没有照顾好儿子,他感到非常内疚。

为了弥补这份内疚,他更加偏爱儿子,甚至决定要养儿子一辈子。

可是年幼的陈丽并不理解父母对弟弟的偏爱,她总是在心里暗自嫉妒弟弟。

为了脱离这个自己不受疼爱的家庭,陈丽一直想要逃离这个家庭。



于是,陈丽在17岁那年选择了辍学打工,尽量减少回家的次数。

几年后,陈丽与一个善良的男子结了婚,两人共同经营了一家二手车行。

他们的生意逐渐红火起来,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好。

经营二手车挣到钱后,陈丽夫妻俩在市里购置了两套房产和一辆名车,生活过得相当滋润。

几年前,陈树森得知邻居要以两万块出售院里的几间房。

他立即给远在他乡的女儿陈丽打去了电话:

“你再给我转两万块钱,我给你弟弟在家旁边买一间房用来做婚房。”



起初,陈丽并不想答应父亲,但父亲向她保证房产证上会写她的名字。

父亲劝她: “你现在过得这么好,你就应该帮一帮你弟弟。结婚总得要有一个住的地方吧!”

陈丽犹豫了片刻,她知道弟弟身体有些残疾,但总归要找个合适的人结婚,以后也有一个人能够照顾他。

于是,她给父亲打了两万多块钱,并特意嘱咐: “一定要记得在房本上写我的名字。”

然而,她并不知道,父亲答应在房产证上写上她的名字,原来只是权宜之计。



因为陈树森还想要申请单位的福利分房,如果房子落户在他的名下,便无法享受到单位分房的福利。

买完房子几年后,陈树森单位的房子终于分发下来了。

这时,陈树森在未通知陈丽的情况下,拿着房产证和陈丽的身份证明,将户主的名字改成了弟弟陈明的名字。

得知真相的陈丽十分愤怒,她怨恨父亲过于偏向弟弟,没有事先和自己商量这件事。



恼羞成怒的陈丽和父亲大吵了一架后摔门而出。

这一走,便是四年没有再回来过家里看望父母。

如今65岁的陈树森头发已经花白,他和妻子两人每个月都有6000块的退休工资。

家里现在有两套房,目前的生活已经足够颐养天年。

好在陈明身残志不残,凭借自己的努力不仅养活了自己,还成为了家中的顶梁柱。

在父母的安排下,陈明也娶到了一位贤惠的妻子,小两口相濡以沫十分难得。



不幸患癌遗产全都留给儿子

不久前,陈树森因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,却被诊断出患了癌症。

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噩耗,他心中唯一的牵挂便是患有小儿麻痹多年的小儿子。

身为父亲的责任感驱使下,他决定写下遗嘱,将家里的房子和所有存款全部留给小儿子。

陈树森的女儿陈丽,却对此表示强烈反对。

她认为弟弟虽然是残疾人,但父亲从不曾给予她应有的关爱和支持。



在她看来,父亲对弟弟的偏爱已经到了盲目的程度。

父亲之所以完全不考虑女儿,是因为在他看来,女儿已经拥有了一切,而儿子却什么都没有。

所以陈树森认为,这个房子应该留给更需要它的儿子。

但问题是这房子是女儿出钱买的,他害怕在自己走后,女儿回来跟儿子争夺房子。

于是,陈树森决定在走之前让女儿在遗嘱上签字。



然而,女儿一直联系不到,他焦虑不已。

于是陈树森找到了当地的记者,请求他们帮忙寻找女儿:

“麻烦你们帮我找一下我的女儿吧,她已经四年没有回来家里了,我有急事找她,想让她在我留下的遗嘱上签字。”

记者经过深入调查,发现陈丽其实一直居住在原来的地方,只是陈树森从未尝试去寻找她。

当记者告诉陈丽关于父亲的病情和遗嘱的事情时,她感到十分震惊。



开始的时候,陈丽觉得记者是在哄骗自己,因为父亲的身体一向很好,怎么可能会得癌症?

但当记者提议让女儿跟父亲通话时,她慌忙地挂断了电话。

因为她不知道要用怎么样的语气跟父亲讲话。

最终,陈丽决定与父亲在自家小区楼下的社区里见面。

面对父亲憔悴的面容和无助的眼神,陈丽心中的怨气渐渐消散。

然而,父女之间的隔阂和误会已深,要想彻底化解并非易事。



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,陈家父女的命运将何去何从?

他们能否找到彼此心中的和解与宽恕?

父女重逢心结难解

在四年漫长而无果的分别之后,父女俩的对话变得苍白无力。

陈树森那张写满沧桑的脸,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彼此间那难以逾越的隔阂。

陈树森沉默了片刻,然后慎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写的遗嘱,放到陈丽面前。



“在这上面签个字吧。” 他低沉的声音里满是疲惫。

陈丽愣住了,她瞪大眼睛看着遗嘱上的内容。

上面清楚地写着父亲的所有财产,包括房子,全部留给了弟弟。

她的心猛地一沉,原来,自己真的在父亲心中没有一席之地。

愤怒和悲伤交织在心头,陈丽把遗嘱和笔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

“房子是我花钱买的,你当初不和我商量就改户主,现在却要全部都留给弟弟。我也是你的孩子,你这样做是不是太偏心了!”

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。

陈丽哭诉着自己的遭遇,声音里满是痛苦。

四年前,她花了2万块钱买下那套房,当时父亲答应她房主写她的名字。

但不久之后,父亲竟在未征得她同意的情况下,将房本上的名字和房主都换成了弟弟。



陈丽还透露了一个隐藏在家庭深处的秘密。

从她出生开始,父亲就一直不喜欢她这个女儿,一心期盼能有一个儿子。

在怀上弟弟的时候,父亲试验各种偏方,直到弟弟的降生。

她感觉自己在家中成了无足轻重的背景板。

从小到大,无论她多么努力,父母都视而不见。

她在家里唯一的用处就是帮弟弟洗衣服,帮妈妈干家务。



无论她做得多么出色,父母从未给予过一句赞扬。

父母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弟弟,把所有好的东西都留给了弟弟。

这种家庭中的重男轻女思想,让她的性格变得敏感而自卑。

年仅17岁,陈丽就选择了离家出走,外出打工谋生。

外面的世界虽然艰苦,但她宁愿受苦受累也不愿回家。

因为家中的冷漠和重男轻女观念,让她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别人的认可和爱。



父母也从未关心过她在外面过得如何,每次打电话给她都是为了向她索要钱。

“转点钱给你弟弟买东西吧!” 这是母亲常说的一句话。

那些钱都是她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,最后却都花在了弟弟身上。

而陈丽生活简朴,甚至对自己有些苛刻,舍不得为自己买一件新衣。

随着年岁的增长,她渐渐意识到,自己对父母和弟弟的付出并未得到应有的回报。

父母总是不断向她索要钱财,而从不顾及她内心的感受。



陈丽渐渐觉得,自己好像永远不能满足父母无止尽的索求。

直到有一天,陈丽遇到了现在的丈夫。

他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,不仅填补了她过去缺失的爱。

还让她明白,自己是一个有价值、值得被爱的人。

两人相知相守,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然而,陈丽的父母仍然像以前一样,经常向她索要钱财。



他们并不知道,陈丽现在的生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。

她的丈夫经营着一家二手车行,家里的经济条件相当宽裕。

每次父母要钱,陈丽总是毫不犹豫地满足他们的要求。

可是,即便是这样,父母让然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弟弟身上。

渐渐的,心灰意冷的陈丽也不再和父母来往。

父女矛盾激化



再次回到那个熟悉的家,父亲的话如同沉重的枷锁,一遍遍在陈丽的耳边响起:

“养育你这么大,现在你成家立业,也该回报亚美am8了。”

这看似寻常的话语,却隐藏着陈丽家庭中深藏的秘密。

陈丽的父母从小就偏爱弟弟,那份偏爱甚至超越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。

即使弟弟小时候因家境困难无法负担医疗费用而患上小儿麻痹,父母也把责任归咎于陈丽,怪她没有照顾好弟弟。



谈及此事,陈丽的眼中泪水打转,然而更令人心痛的还在后头。

在一次激烈的争论中,陈树森竟然狠狠地给了她一个巴掌。

陈树森理直气壮地说: “身为子女,给点钱怎么了?你还哭诉亚美am8对你不好,作为姐姐让着弟弟难道不应该吗?”

面对这样的对待,陈丽选择了沉默,这种忍耐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


父亲气愤地吼道: “你现在过得这么好,住着小洋楼开着豪车,他可是你亲弟弟,身体又不好,留给他一套房子怎么了?更何况你只出了购买房子的钱,所有装修的钱都是我出的,怎么就是你的房子了?”

面对父亲的咆哮,陈丽心如刀绞。

原来,四年前,父亲竟偷偷拿着她的身份证到土地局更改了户主姓名。

事后才轻描淡写地告诉她,这让她十分气愤。



四年以来,她始终无法释怀。

她没有离开过这个伤心的地方,电话号码也从未更改。

然而父亲却从未主动联系过她,寻求她的谅解。

陈丽深知父母的偏心,给她的心灵带来了无法弥补的创伤。

她曾试图通过金钱来弥补这份亲情的不公,然而父母的冷漠和无视让她感到深深的痛苦。

虽然结婚后的生活越来越好,陈丽过上了安逸的生活。



但她内心深处的那份对父母的不满,与对家庭温暖的渴望始终无法抹去。

陈丽曾多次表示,她并不在乎物质的财富,只渴望能得到父亲的肯定与关心。

然而,父亲陈树森的举动却让她心寒。

在陈丽的眼中,父亲对弟弟的偏爱几乎到了盲目的地步,所有的财产都毫无保留地给了弟弟。

这让她无法接受,她需要的并不是物质的赠予,而是一个家庭的尊重与温暖。

回想起辍学后的日子,陈丽经历了无数的辛酸与泪水。



那些在餐厅洗盘子、在街头为生活奔波的日子,成了她心中永远的痛。

即使后来遇到了现在的丈夫,生活有了改善,但父母的偏心却始终是心中的一根刺。

陈树森的账本上清晰地记录着每一笔开销,扩建和装修房子的费用全部出自他手,而女儿陈丽的名字只出现在房子的名义上。

当他得知自己身患绝症,只剩半年的生命时。

他立刻归还了陈丽的两万块钱,急不可待地将房子过户给了儿子,并进行了公证。



为了确保女儿不会与儿子起冲突,他擅自更改了房子的所有权,并在遗嘱上要求女儿签字。

陈丽得知这一切后,心如死灰。

她对父亲的信任与亲情,在这一刻彻底崩塌。

父女之间的关系从此变得疏离而冷漠。

陈丽很少回家,因为那里没有她想要的温暖与公平。

而陈树森明知道女儿在开二手车行,却从未主动找过她。



这使得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冷淡,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墙隔开。

陈树森第一次踏入那家店,原来是为了儿子的一场遗产争夺。

父女缘尽对簿公堂

陈家父女的房产纷争,已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当陈丽坚称房子是由她出资购买时,陈树森竟对亲生女儿动了粗。

令人惊讶的是,陈丽并未抵抗,她深知与父亲的沟通早已失效。



在她心中,父亲的偏心早已根深蒂固,无论她说什么,都无法改变现状。

其实,陈丽所不满的不仅仅是遗产分配的不公。

更令她心痛的是,这套房子实际上是由她全资购买的。

当时,陈树森得知邻居要卖房,便打电话给手头宽裕的女儿陈丽。

陈丽二话不说,拿出两万块买下了这套房子,房产证上的名字也是她的。

然而,当陈树森拿出房产证时,上面赫然写着弟弟陈明的名字,并声称当初的钱是向女儿借的。



他说自己早在几年前,就已经把钱还给了女儿,因此房主理应改成儿子陈明的名字。

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陈丽,她表示如果二十年前借一两万,现在再还,还不如直接送给他。

陈丽一直主张这房子就是她的,父亲未征得她的同意就擅自更改房主姓名,她完全无法接受。

陈丽的失望源自父亲的无理偏心。

四年来,她没有回过家,成了父亲口中的“不孝女”。

面对女儿坚决要分房的要求,陈树森竟当场跪下,请求女儿放过弟弟:

“我给你跪下,你让着你弟弟行不行?”



看到父亲下跪,女儿也毫不犹豫地跪下,表示:

“我受不得您这一跪,从始至终我只有一个要求,房子是我的财产,你们不能全部留给陈明。”

然而,陈树森依旧坚决地一分钱都不给女儿。父女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,最终只能对簿公堂。

陈树森看着女儿陈丽,知道她的决心。

无奈之下,他又开始了他的苦肉计,跪在女儿面前,恳求她。



“丽丽,就算爸求你了,你就在这上面签字吧,爸活不了多久了,亚美am8要为陈明的未来着想。你体谅一下亚美am8做父母的心情。”

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些话。

陈丽看着父亲跪在地上,心如刀绞。

她随即也跪在老父亲面前,哀求道: “爸,我也是你的孩子啊!”



“如果你今天好好和我说,他也是我的亲弟弟,我肯定会答应。我只想要回属于我的东西,其余的我都不想管。”

她痛苦地低下头,对这个家感到极度失望。

就在陈树森和陈丽父女俩为了房产争执不下时,弟弟陈明出来劝说父亲。

陈明表示: “我知道当初父亲的做法对不起姐姐,我并不想遵循他的意思。我和妻子可以挣钱养活自己,所以不会继续霸占姐姐的房子。我只希望亚美am8一家人可以团圆。”



陈树森听到陈明的话后感到震惊。

但片刻后,他还是坚持要让陈丽签下这份遗嘱,以确保陈明未来的生活。

陈丽虽然怨恨父母的偏心,但她仍然深爱着这个弟弟。

当初房子被父亲过户,她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保护自己的权益,而是选择了放弃。

陈丽希望弟弟能过上好日子,她明白父亲这么做是为了弟弟的未来。

让她生气和失望的是,父母多年来对她的冷漠和忽视。



只要父亲曾主动向她解释过去的事情,她一定会原谅他。

毕竟,他们是一家人。她只希望父母能给予她一点关爱。

最终,这一场原本的家庭矛盾,不得不对簿公堂,通过法律来解决。

据负责该案的律师称,陈丽与陈树森共同拥有这套房子,陈丽负责购买,陈树森负责装修。

按照法律规定,共同财产必须由双方共同支配。

因此,如果陈树森希望将房子留给陈明,他只能将其个人所占的部分留给陈明,其余部分应归还给陈丽。



如果陈丽未签署同意将房子留给弟弟,则陈树森的遗嘱无效,不受法律保护。

在对待子女问题上,作为父母应保持公正。

遗憾的是,陈树森过于偏袒自己的儿子,导致了一场家庭悲剧。

此事至今尚未得到妥善解决,而陈丽和陈树森也因此彻底决裂。

你对陈树森老人患癌后,擅自将房产留给儿子一事有何看法?

欢迎在评论区留言,发表你的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