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4年4月20日,中国通过一条64k的国际专线,全面接入互联网,“Z世代”登上历史舞台。不过相比当年昂贵的拨号入网,老百姓更愿意守在电视机旁,那还是万人空巷看一部现象神剧的年代。1994年10月23日,迎来一部火到现在的爆款剧——《三国演义》。如今00后也乐此不疲地鬼畜张飞“俺也一样”表情包,熟悉“刘关张到野三坡偷玉米大哥被老乡扣下”的剧组轶闻。


1994年是中国互联网元年,从此国人也能对全世界网民傲娇地说:“俺也一样”。

1994年也有悲伤的日子。 4月5日,27岁的摇滚巨星科特·柯本在家中用海明威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也结束了一个时代。 不过一个月后的5月12日,戛纳电影节将冉冉升起一颗新星,却开启了一个时代。 一个31岁的年轻人,和柯本是惺惺相惜隔空互cue的好友,在这一年让他扬名立万的电影里,草蛇灰线各种彩蛋纪念科特·柯本。 那就是昆汀·塔伦蒂诺和他的《低俗小说》。


昆汀在《低俗小说》片尾特别鸣谢柯本的涅槃乐队(Special Thanks:Nirvana),对科特致以哀悼(R.I.P. Kurt)。

可能是受好友去世影响,那个月昆汀就状态不佳各种不顺,临去法国才完成电影后期;甫一到戛纳,先是预订的酒店房间被别人截胡,紧接着昆汀把行李丢了!没办法只得找布鲁斯·威利斯(《低俗小说》里饰演布奇)借衣服穿。给影评人放的点映版也出了岔子,有2分钟音画不同步!等到《低俗小说》在戛纳颁奖礼终于被宣布斩获金棕榈时,现场又有一位愤怒的女士抗议高喊:“基耶斯洛夫斯基!基耶斯洛夫斯基!”(基氏“红白蓝三部曲”之《红》也是竞逐热门)。


《低俗小说》剧组在1994年的戛纳

三个辍学高中生一台戏

科特·柯本和昆汀·塔伦蒂诺都没有上过大学。当昆汀还在加州赫莫萨海滩的录像资料馆当店员时,柯本也在华盛顿州阿伯丁的海岸度假村当装修工人。两个传奇降临人间时,他们的少女妈妈也都在读高中。虽如是,“昆汀”的取名依旧很有文学底蕴——源于威廉·福克纳《喧哗与骚动》的主人公昆汀·康普生。巧合的是,昆汀的继父也叫科特。


店员昆汀和工人柯本,摄于1986~1987年。谁能想到七年后两人一个月同时制造两起爆炸新闻。

扒过两位传奇前史,亚美am8再把视线拉回1994年。如果说柯本和昆汀是“屌丝逆袭”,那么还有一位“翻身咸鱼”,他就是《低俗小说》男主角文森特的饰演者——“美国舞王”约翰·特拉沃尔塔。


《低俗小说》里特拉沃尔塔和乌玛·瑟曼在长耳兔餐厅那段舞蹈,致敬了费里尼《八部半》里的马斯楚安尼。

当柯本和昆汀还在上小学时,特拉沃尔塔就凭借《周末夜狂热》《油脂》等影片掀起了全美迪斯科浪潮,巅峰期还受邀到白宫受里根总统接见,和黛安娜王妃共舞。与昆汀和柯本一样,特拉沃尔塔也是高中辍学,早早到社会打拼。昆汀把特拉沃尔塔作为文森特的首选,是看中了“舞王”在他偶像“小希区柯克”布莱恩·德·帕尔玛执导的《凶线》里饰演的录音师的厌世气质。


特拉沃尔塔在《低俗小说》里的发型都复刻《凶线》(1981年)。致敬偶像,昆汀是认真的。

这位70年代的现象级偶像由于接片不慎,从80年代末低迷到90年代初。为了出演《低俗小说》,特拉沃尔塔放低身段,自降片酬都不够付四季酒店的房租。1994年,这位过气明星终于凭《低俗小说》咸鱼翻身,又和昆汀另一偶像吴宇森“无缝衔接”,90年代迎来事业“第二春”。前面说过昆汀继父和柯本的名“撞衫”,巧合的是特拉沃尔塔的银幕处女作、昆汀的收藏之一,也叫《欢迎归来,科特》。


两个敬老的科特,初登银幕的特拉沃尔塔发型都和柯本一样。和柯本聊天的老爷爷是创造了“酷儿”词汇的垮掉派宗师威廉·巴勒斯。

《低俗小说》中文森特和朱尔斯(塞缪尔·杰克逊饰)讨论阿姆斯特丹的汉堡轶闻,源于昆汀的真实经历。他在阿姆斯特丹租了一间小公寓创作《低俗小说》初稿,一写就是一年。剧本长达500页,接近一部小说的容量;工作习惯也颇有文豪风范,一天喝12杯+的咖啡,直飙巴尔扎克。可昆汀的高中学历却暴露了文化短板,他的打字员吐槽:“根本就是个文盲,平均每页能找出9000个语法错误!”


昆汀vs.巴尔扎克:咖啡续命,熬夜“爆肝”赶稿,亚美am8是认真的。

尽管剧本语病百出,难掩喜爱之情的特拉沃尔塔弱弱地问昆汀:“这是我读过的最棒的剧本,也是我读到的最棒的角色,但我不觉得你能让我演……”实际昆汀没少给文森特加戏(上映版又删了)。比如文森特手枪走火,剧本里是先打中马文脖子,看他生不如死,便自作主张又给脑袋补了一枪,还blabla说了一大堆话唠台词儿。


《低俗小说》杀手二人组,致敬了昆汀偶像唐·希格尔执导的黑色电影《财色惊魂》(1964年)。

放出上面对比图,是因为三个辍学高中生的巧合冥冥之中又在此相遇:《低俗小说》里特拉沃尔塔饰演的文森特,原型之一就是《财色惊魂》里李·马文饰演的杀手,而文森特手枪走火误杀的黑人也叫马文。柯本用海明威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而昆汀《低俗小说》致敬的《财色惊魂》,就改编自海明威的小说!

如果时光倒流30年

多年以后,面对戛纳记者的长枪短炮,布鲁斯·威利斯将会回想起昆汀向他借衣服那个炎热下午。1994年,昆汀披着老布的衣服笑傲戛纳,可是假如《低俗小说》里布鲁斯·威利斯披着文森特的衣服呢?现实是让特拉沃尔塔这厮“摘桃”了。彼时动作巨星虽影响力下降,但对文森特志在必得。结果——


布奇和马沙被关地下室的梗图都被网友玩坏了,喜提00后“情头”。

人人都爱文森特。这个角色原是昆汀为迈克尔·马德森(《落水狗》里的金先生)量身打造,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小马哥“十动然拒”;接着蒂姆·罗斯“工具人”补位,昆汀却让他演了小南瓜。三封奥斯卡影帝的丹尼尔·戴-刘易斯也来竞聘,但昆汀吃定了特拉沃尔塔:“哪怕布鲁斯·威利斯来了也不行!”无辜躺枪的动作巨星一脸懵比:“啥?!主角不是我?我要被红脖子锁地下室玩捆绑,让特拉沃尔塔演男一号?”


一个冷知识,《低俗小说》有国内配音版。 希望出一个东北话版本: “你瞅啥? 瞅你咋地? ”布奇和文森特绝类“刘能&广坤”。

如果说布鲁斯·威利斯错过文森特却意外靠“捆绑出圈”,特拉沃尔塔“咸鱼翻身”再战30年皆大欢喜,另外一位错过角色的人,昆汀只能用电影凭吊唏嘘——


1993年秋,柯本开完“纽约不插电演唱会”,昆汀《低俗小说》开机。浴袍兰斯的角色连发型和装束都从柯本“复制粘贴”过来。

《低俗小说》中的逗比夫妇,文森特的卖家——“浴袍宅男”兰斯(埃里克·斯托尔兹饰),是以柯本为原型的。兰斯和他的“金环夫人”——浑身穿了18个环的妻子朱迪(罗珊娜·阿奎特饰),是《低俗小说》中相当出彩的配角CP。米娅(乌玛·瑟曼饰)服药过量,兰斯让文森特用针头扎穿胸椎注射肾上腺素,着实让屏幕前的观众捏一把汗。


实际没啥黑科技,拍摄时逆序表演,特拉沃尔塔拔针,影片再倒着播放(旁边的浴袍兰斯请自动脑补柯本脸)。

1994年《低俗小说》的热映也让“浴袍兰斯”出圈。如果时光倒流,柯本能本色出演兰斯,也许影片的欢乐气氛能医好他的抑郁,也许他能最后陪昆汀站在戛纳领奖台上,然而没有那么多如果。现实是柯本去世后,他的遗孀、洞穴乐队主唱考特妮·洛芙不断消费亡夫,说要是柯本答应出演兰斯,她就演兰斯的“金环夫人”朱迪。出于对亡友的尊重,昆汀无视了考特妮的“蹭热度”。


柯本给昆汀处女作《落水狗》实力打call,安利给自己的地下摇滚圈子都看了。柯本专辑《母体中》歌词页还特别鸣谢了昆汀(Special Thanks:Tarentino,Quentin)。

而昆汀除了在《低俗小说》片尾鸣谢栏悼念柯本,浴袍兰斯原型借鉴柯本,也用深埋的“麦格芬”线索致敬柯本。还记得朱尔斯始终不离身、打开金光照亮小南瓜那个手提箱么?有人说里面装的是猫王的金西装,有人说装的是马沙的创可贴后脑勺溢出的灵魂,昆汀都一概否认。怎么就没人想到柯本鸣谢昆汀的那张专辑呢——


《母体中》专辑封面也是柯本自己操刀设计,金光闪闪的母亲形象才能照亮手提箱啊。

昆汀借小南瓜之口发出赞叹“美呆了”一语双关。首先,借柯本设计的伟大母亲形象,感谢自己电影路上第一个启蒙导师——母亲康妮·塔伦蒂诺“美呆了”;同时,也是对柯本《母体中》专辑歌词页致敬他的回应——“你的鼓励美呆了!”昆汀几年磨一剑的心血之作,肯定把自己生命中的最珍视的东西放在手提箱里呀!


昆汀母子&柯本母子。 世间所有母亲都“美呆了”,世间所有孩子都是母亲的传奇。

昆汀后来在接受采访时感慨:“我的独立电影和科特的另类摇滚,在平行的轨道上”。1994年,平行轨道的两颗耀眼巨星相遇又错过,碰撞出了《低俗小说》的永世传奇。而电影,也让亚美am8每个人都有了生活在平行时空的可能。

今年是《低俗小说》上映30周年,科特·柯本逝世30周年,约翰·特拉沃尔塔70岁古稀之年,文章的最后,就让三个辍学高中生“同框”镇楼吧——


人人都爱文森特,再看一遍《低俗小说》,亚美am8永远怀念科特(R.I.P.Kurt)。

作者丨 逍遥花童

逍遥骑士在路上,遇见达摩流浪者

排版丨Amethyst

责任编辑丨Tony

「注: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,

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亚美am8。」

近 期 好 课






这里有更多优质线上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