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 | 梳子姐

民间有句话:“一包香烟半包税,全国烟民养军队”。

烟草税是财政来源的大头,与军费开支数额大体相当,因此烟草专卖行业就显得格外重要。

当然,油水大的地方必然也容易滑倒栽跟头,

5月25日,又一名烟草系统高官被官宣落马,他就是国家烟草专卖局副局长徐㼆。

从1988年进入国家烟草专卖局工作,到现在整整36年时间,徐㼆前半程在烟草专卖局机关深耕,后半程担任云南、浙江、湖北、湖南、广东、广西中烟董事长,江西、北京烟草专卖局局长、总经理,在国家烟草专卖局副局长任上10年,是烟草系统的老人了。

目前,还没有通报徐㼆具体违纪情形,但可以对照他的前任作一些大胆预测。

2014年3月,何泽华卸任国家烟草专卖局副局长一职光荣退休,徐㼆接棒走马上任。

2023年初,退休10年之久的何泽华被查处,其贪婪成性,收受财物高达9.43亿元,尤其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退休后仍然不知进退,继续违规牟利,大有不见棺材不收手的架势。

对何泽华来说,除了吃吃喝喝,经商办企业,贪污受贿这些所有人都会犯的共性问题外,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,就是“职工录用”。

烟草系统腐败典型特点是近亲繁殖、家族垄断,七大姑八大姨,只要能沾上边的,一人得道鸡犬升天。最离谱的事发生在汕尾烟草局,第三任局长叫陈文铸,他的舅舅蔡秀任是第二任局长,如此胆大包天、毫无顾忌的人事任命简直不可思议。

正是由于待遇好、压力小、零风险、高收益,烟草系统工作岗位成为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香饽饽,哪怕进去当个普通职工也相当于捧个金饭碗,这是诱发“职工录用”腐败的重要因素。

毫无例外的,还有2023年10月份落马的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凌成兴,其罪名中也有通过“职工录用”谋利问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徐㼆与凌成兴之间交集甚多,两人都是江西同乡,徐㼆担任江西烟草专卖局局长时,凌成兴是江西的副省长,2013年5月凌成兴调任国家烟草专卖局当局长,10月后徐㼆由北京市烟草专卖局局长提拔为国家烟草专卖局副局长。

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早在2012年就已退休的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、原派驻国家烟草专卖局纪检组组长潘家华于2021年5月被挖出,其收受财物价值1698万余元,并且“将多名亲友安排在烟草系统工作”“纵容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在烟草系统违规获取巨额利益”。

连派驻监督的都忍不住上下其手,可见烟草系统的油水有多大,以至于让身处高位的人忘乎所以,把手中权力当成可以任意处置的私产。

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副局长赵洪顺就整日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,此公甚爱茅台,囤了2900瓶茅台酒,并抓当天刚喝完一瓶50年的茅台,留置时酒还没醒,鼾声如雷地睡了一大觉才醒来。

大梦初醒,万事皆休,那2900瓶好酒全部给别人做了嫁衣裳。

吸烟有害健康,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,但并没有人会因此而戒烟。

什么钱能拿,什么钱不能拿,凌成兴、赵洪顺、何泽华、潘家华、徐㼆这些人心里比谁都清楚,偏偏没法自控,可能换作谁都一样。

明知不可而为之,人性中的贪嗔痴莫不由此而生。

烟草系统的水很深,当砖头砸下,真不知道下一个会轮到谁倒霉。

- End -

快意恩仇的燕公子

Liurushi2022